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聊斋

闲暇之时,常来坐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晚年凄凉的法国梧桐(原创)  

2013-03-19 23:11:53|  分类: 杂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晚年凄凉的法国梧桐(原创) - 聊总 - 聊斋

 

    三月的天空还在稀稀拉拉滴着碎雨,似有诉不完的恩怨。

     上午办事坐车路过一条大道时,看见道路一旁整齐划一的一行年老的法国梧桐尽皆被锯断了枝干,只剩下由根部往上的三二个粗枝,裸露着望向天空。粗壮地躯干不知被拉到哪里去了,伴着满天的细雨,地上零乱地躺着被砍下的枝枝桠桠,许多小枝上还满是它们发出的绿苞。不待它们追求夏秋的精彩,就在这凄迷的风雨中尽皆被腰斩。它们业已年近半百,胳膊上满是暗褐色的疤痕。它们还要生活呀,是什么运动一般如今四处都在围剿它们,让它们临老了还缺胳膊断腿似的,一个个孤零在风中雨中!

  遥想当年,法国梧桐可是世界上著名的行道树,几乎在我国所有大城市的公园与行道两旁都可常常见到,老百姓更是愿意将它们载在自己的庭院旁,或在他们的家门前站岗。它们几乎是与六七年代的人们一同生长过来的。它们中如今还许多仍在与相伴的老人共同生活。

   尽管它们早已失去了年轻时平滑光鲜的颜色,面目变得苍老黑暗,可它们旺盛的生命力却仍旧挺拔。它们还热爱自然的生活,可却有人而且是搞“运动”似的人们把它们成片成行地从道路两旁让它们全部截枝,甚至连根挖出!

     不知哪些是什么想法?他们想没想过它们朝气蓬勃来到人世的时候,有多少行人为之注目,倾倒在它们的树荫之下,不只为它们的绿色,而为它们的翠绿平滑的躯干昂首挺胸的姿态,为它们无畏风雨的坚定,还为它们驱邪抵御烟尘的热爱。

      可能有许多人以为它们的原产地是法国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不过它确实是与一位法国有关,是一位法国人最早带入上海移植的。从此它们因为顽强的生命力及夏秋季节遮荫挡雨等而倍受人们喜爱。在南京老百姓们都习惯叫它为“法桐”或“法梧”了,可以说由国外移植中国的树种中,它是扎根于百姓心中最深的那一棵了。

      沉缅于法国梧桐树下闲情散步的时光,那时人们的心地是多么的纯朴善良,真就是真,做假在那时根本就是羞耻难言的事情。映入人们眼帘的法国梧桐是那样的年轻活力,骄艳欲滴,纯净的在百姓的眼中早已成了最美的风景之一。

     记得有首歌词这样唱道:“轻飘飘的时光就这样逃走,怎么也难忘你容颜的转变,苍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,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。”,置身在法国梧桐被剪裁下来的碎枝及零乱刚发苑就被扑杀的嫩绿,心中难免有些不忍。感叹岁月的老去,曾经的默默的奉献竟然如此的对待,远比惨淡的离去还为忧伤。

     此时此景,让我想到童安格《让生命去等候》中的一段歌词中唱道:“走在忠孝东路,漫步在人群中,------掩埋着一段错误”。“让生命去等候,等候下一个伤口;让生命去等候,等候下一个漂流”。我们对待法国梧桐是不是也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呢?

      但愿我们的法国梧桐不再因为老去而被遗忘在角落,甚至任意践踏。但愿我们民族优良的传统不因为势利的眼神而变得冷血。何况它们是那样有着旺盛生命力的树种,它们的生存总是为着人类的和谐而存在。怎么竟会有人想着去扭曲甚至折杀它们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于2013年3月19日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