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聊斋

闲暇之时,常来坐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了不忘却的纪念  

2017-09-17 00:50:13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-----给“狗”


      多情自古伤别离,今天:我的“狗”,妻与女儿的“狗崽”我们居民小区许多人眼中的“小黑”走了,远远的逝去了!心里隐隐一直有种烧灼的的感觉,想到它,眼角禁不住的流泪。

为救治小狗,周二送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区宠物诊断救治中心治疗,由于前期耽误了治疗,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,吊三天盐水看下。周五即昨天下午我和妻又赶去看时,狗被关在笼子里打吊针,显得无精打采。当看到我们来时,眼睛朝我们望了一下,当吊完一瓶时,我们让狗放出来了一段时间。看它无劲的样子,我抱着它,抚摸它的身体,揉揉它的肚子,它也安静的靠近我的身体,没有什么表情。

当再关进笼子打吊针时,细心的妻发现狗的嘴角都是红色的血,再看舌头,已经变成紫色,干枯发软了。当时主治医生不在,只是电话说此情况是并发症。因妻第二天还要上班,我们只好回去。临走时,妻让我跟狗打招呼,我做了个走的动作,狗就想出来,眼睛看着我,我实在不忍心,不敢看它的眼睛走了。

沿途驾车回家途中,当谈到或想到狗的无望的眼神时,我即感到阵阵心痛,跟妻说了一句:“怎么感觉比母亲去世时候的心理还难受”。母亲去世时是突然摔倒过世的,没有经历多少痛苦,而狗却是整整拖了十几天,不由得眼角泛泪。想到与狗的过往,那种狗主动舔你亲昵的举动,那种时刻相随,心里总是回想与狗的这种感情。也催促妻子与主治医生多联系,掌握病情,但心里隐隐有感觉,狗的这关可能难过了。

周六上午我参加一个会,因担心狗中途请假离场,即赶往市里。途中,当妻子与江医生就狗的病情了解情况时,她就告诉妻早上狗已经不动了,十点多时,报告说狗已去世了。

快十二点赶到医院,办了手续,中饭都没吃即将狗拉回家里就近埋葬。当抱着狗看到它睁开的眼睛时,我感觉到它心里的不甘,心里阵如刀绞。

 

狗的品种是泰迪与贵宾杂交的,一身黑毛。个头不大,到医院称体重9斤,眼睛到是挺亮,甚至夜晚看到时有种狼一样的眼光偶尔在闪烁。

“狗”原本是我对它随意的称呼,叫多了它也习惯了。从它被宠养来到这个家庭,它那好动、热情的性格就一直讨人喜欢。每当我及妻子下班回家,打开门就就在门口踮起二只后脚跳跃着扑向主人,希望主人回应或抱抱它。

“狗”建立感情有四五年了,它喜欢低着头跟着家人跑外面,当听到主人的声音时,它就会辨别方向朝我手指的方向跑去。当习惯了路线时,它也总是首先跑在前面,时而停下到路边树桩、电线杆等有倚靠的地方撩起一只右后脚撒尿。有人说这是狗在留路线记号,我想也许是对的,因为有这么几次,我骑自行车贵带它跑路到远在四五公里的办公室等地时,它都能自己跑回家来。

由于“狗”拉屎尿都在外面,几乎每天早上我都要带到到楼下周边转一下。早上一打开门,它都要在门口等我穿好鞋出来它才下楼梯,然后按习惯的路线跑去。下午下班后则每天带它到离家不远的露天篮球场,我在打球它则在边上跑来跑去,有时则坐在边上地上看着。实在天热地板热时,则会跑回家门口等着。

因我在小区里也做义工,妻子人缘也好,每当带它出来玩时,小区里的居民都会跟它打招呼:“小黑!小黑!”,它也经常会踮起后脚跃起来热情的回应。有一年小区搞露天文艺晚会在唱一曲大合唱时,因我在边上维持现场,它竟然前脚支撑,后脚坐在演唱会前的地毯上,引得许多观众玩笑。

长久习惯了,只要我外出,“狗”就想跟着。有时没办法,有事时我也会经常会顺便带着,原来没车的时候是骑自行车带着,最远的一次是五月时来回骑行快二十公里到县里去装修房子。那次它一路跑着,还不时沿路会抽空到人家串串门,我也会适时停下等等,实在跑不动时,就稍带坐在自行车前的栏子里。后来有车了。它就经常随我坐车去玩,它喜欢坐在副驾驶位上,前脚搭起在车门上,头则露在外面兜风。

“狗”待得久了,时常会发现它总是会观察着主人,小小的眼球总是留意主人的动作。而自己在外玩时,总喜欢在草地里象兔子一样蹦蹦跳跳,有时还咬几口草或树叶,惬意的很。遇到危险或大狗要咬它时,它就会急速窜跳到我身前要抱。

总感觉“狗”有时象自己的孩子一样,饿了或看到你吃东西时,它就会站起急乎乎的扒着你要东西吃。为避免“狗”太放肆,我平时比较严肃,不让它上我的床。可当妻坐在我的床边时,它就会趁机跑上我们二个坐在的床中间,躺下让按摩,或是用嘴角来拱拱我们,套近乎。

许是我们太宠了,“狗”特别怕痛,胆子也小,平时剃毛时,稍微扯到就会叫得厉害,以至很难下手剃干净。几条腿因为毛剃得不多,上下一般粗,我都叫它大象腿。

“哎”,许是我们年纪渐大,身边无小的缘故,加之是女儿以前养的带过来的,“狗”已成了家族中的一分子,它的逝去,怎不拨人心弦!在此,也愿“狗”的在天之灵,也会想着我们还会想着它!

安息吧!我的“狗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